全球移動協作機器人領域的領先技術方案及產品提供商

專訪墨影科技楊一鳴:超級新物種問世,顛覆行業“智”進一步

最近一段時間,機器人行業刮起了一陣【顛覆傳統,重新定義機器人】的創新之風,行業專家學者紛紛被一個可以實現自我生長,顛覆行業商業模式的“超級新物種”吸引住了目光。記者通過多方走訪,終于能夠接近這家孕育“超級新物種·MCR移動協作機器人”的旗幟性創新企業——墨影科技,并且很榮幸邀請到墨影科技創始人楊一鳴博士進行了一場深入的探討。


專訪墨影科技楊一鳴:超級新物種問世,顛覆行業“智”進一步


墨影科技創始人兼CEO楊一鳴

移動協作機器人,紅海中的“超級新物種”

不少人都問過楊一鳴,為什么進入處于紅海中的機器人市場,他的問答既帶著科研人胸有成竹的自如,又顯露出一種商業化的理性。

2018年,作為深圳市硬科技領域的投資推廣重大項目,楊博士受深圳市政府邀請,從海外歸國,進駐粵港澳大灣區的核心腹地——深圳,開展機器人的科研與產業化推廣。楊一鳴博士畢業于英國愛丁堡大學,碩博期間一直專注于人工智能與機器人的研究。

在楊一鳴看來,最先進的科技并不等同于能做出適合市場的最好產品,這也是他放棄研究最多的人形機器人,轉而以“一體化設計移動協作機器人”為公司主要方向的重要原因?!叭诵螜C器人沒有太好的落地場景?!睏钜圾Q在曾經的采訪中表示:“我們需要的機器人是可以像人一樣,移動到不同的地方,用‘手’去操作設備、做事情。這種機器人最匹配人類工作環境需求,也是真正好落地的機器人類型?!?/span>

墨影科技研發團隊在前期調研中發現,盡管智能制造已經被討論了很多年,但現在仍有很多工廠使用人力方式進行生產工作,很多中小型工廠的發展受制于產品開發、專業人才、技術操作、設施設備等等基礎資源,也缺乏有效自主移動機器人方案的引入。就目前來說,大部分生產用傳統機械臂,位置相對固定,靈活性不足,生產效率很難與理論上的產能匹配;而擴大傳統生產機器人數量,則會進一步抬高生產成本,或造成資產冗余。


專訪墨影科技楊一鳴:超級新物種問世,顛覆行業“智”進一步

在這樣的束縛下,墨影科技帶來革命性的創新技術,推出一款MCR移動協作機器人,徹底顛覆了現有傳統自動化行業的效率桎梏。該產品外型呈現類人型整體設計,通過墨影·銀河模組實現最高30軸同步控制,效仿人類“一個大腦控制手和腳”的方式,順暢自如地控制機器人進行移動和操作。

“傳統的機器人分為兩大流派,第一個是移動的部分,比如說各種掃地機器人、移動倉儲agv,它主要凸顯的是移動性;另一種就是固定的機械手臂,比如在各種產線上面做一些抓取、操作的工作。他倆都有各自的局限性,一個相當只有腿,而另一個只有手?!睏钜圾Q談到,“我們的新產品在研發時就被定位為‘與人類有相似特征,可以在自主移動的同時,又兼顧復雜的手部操作’的一體化機器人?!?/span>

通過多方對比,筆者發現墨影MCR移動協作機器人和行業內現有機器人比較,正可謂【真·機器人】。相較于傳統復合型機器人由AMR和機械臂簡單拼裝組合而成,各自有不同的傳統控制箱和傳統控制系統,墨影MCR作為【真·機器人】,從技術源頭上解決了“唯一AI指控中樞”在內的七大技術難題,顛覆了現有行業格局。在墨影MCR面前,其他產品看起來只能叫做“機器”,而不是“機器人”。


專訪墨影科技楊一鳴:超級新物種問世,顛覆行業“智”進一步


據了解,墨影MCR機器人被稱為“超級新物種”的原因在于從七個維度顛覆了行業現有的產品與認知。

墨影的蒼穹芯,通過選用x86復雜指令集架構芯片,從本質上解決了復雜數據算力與存取帶寬的根本問題;墨影的銀河模組,通過軌交級的工業模組實現最高30多軸的并行異構計算,并且遠遠超越同行,實現超高穩定性與超長壽命;墨影的光年模組,機器人對內通過EtherCAT總線架構實現“飛速傳輸”,對外采用獨享5G通訊架構,保障超低延時,超大帶寬;墨影的后羿模組,通過激光、視覺多通道實現微米級導航與定位;墨影的伏羲示教器,革命性地實現了一體化示教,通過拖拉模塊,零代碼實現秒級部署,顛覆式地將部署成本進行指數級壓縮;墨影的盤古系統,通過三維可視化呈現,云邊端一體化實現千機級別統一調度;墨影的女媧系統,通過OTA升級,實現機器人本體不斷進化與生長,重新定義了機器人行業的新標準,同時也顛覆了傳統機器人行業“一生一次”的生意模式,重新建立“一生一世”的商業模式。

移動協作機器人站在柔性生產需求下變革的前沿

早在2014年,我國工業機器人銷量就達到5.7萬臺,占全球的1/4。盡管主流觀點認為我國有潛力巨大的工業機器人本體市場空間和工業機器人系統集成市場空間,但彼時仍有不少業內人士表示機器人產業發展中已經出現泡沫。同人的轉行難一樣,機器人的應用也會受到行業的局限,例如進行汽車焊接的機器人無法很快轉向食品領域。這就意味著機器人在推廣過程中,常常因通用性止步。對此,abb集團高級副總裁顧純元曾表示,缺乏柔性是機器人產業發展中的重要瓶頸。

所謂柔性生產,就是針對大規模生產弊端而提出的新型生產模式。在信息化快速發展的如今,高產能的背后往往也隱藏著諸多潛在問題。例如芯片等短時間內就會迭代的高新技術產品,高產能甚至催生了其長尾市場的蓬勃發展。越來越多人意識到,一個好的生產系統必須要對市場需求變化作出快速的適應,減少冗余無用的損耗,力求讓企業獲得更大的效益,而這也就進一步催生了柔性生產的發展。計算機及自動化技術,則成為柔性生產最重要的物質技術基礎。

2015年前后,我國AGV機器人在柔性生產的剛需下迎來發展黃金期。到了如今,移動協作機器人也將成為生產機器人領域一個與眾不同的超級新物種。

專訪墨影科技楊一鳴:超級新物種問世,顛覆行業“智”進一步

“柔性生產要求工廠具備良好的更替設施設備的能力,可以在幾年后對關鍵的機器設備進行替換,以適應新的產品制造?!睏钜圾Q說道,“隨著現在產品的更新迭代越來越快,制造同一批次產品的產線能夠堅持三五年不用替換的情況已經非常少見,尤其是市場上大量的消費電子產品,手機、筆記本等等,這些產品可能三五個月就要更換一批,它們的產線也需要按需更替?!?/span>

在他看來,傳統機器人的制造邏輯非常死板,初始編程的方式也導致后期想要進行更替非常困難,這也就導致想要快速有效地進行產線機器人更替是非常不現實的事情。但很顯然,墨影移動機器人的出現正是一個新的解決方案。

以七大技術打造“真·機器人”標準引領行業變革

墨影移動協作機器人是開創“真·機器人”時代的里程碑式產品。區別于傳統機器人的死板邏輯,該產品通過“類人芯、類人腦、類人神、類人行、類人學、類人生、類人智”七大技術讓機器人更具有智能柔性。

首先,類人腦,即上文所述的“唯一AI智控中樞”技術,它賦予了機器人一體化的控制系統與外觀,將機器人對任務的拆解、分配效率提高了數十倍,也方便工程師及時更換生產預設以及設備操作工具。

專訪墨影科技楊一鳴:超級新物種問世,顛覆行業“智”進一步

其次,墨影移動機器人在“類人學”標準上重新定義機器人部署方式,賦予機器人一體化示教、零代碼、秒級部署功能,在進行場景應用更換時,可以直接預裝模塊式行業應用智能包,一鍵式導入生產模塊,讓更換過程變得尤為高效。而生產商自己的技術人員只需簡單培訓,即可學會如何自主進行移動協作機器人程序更換,真正做到簡單易用。

同時,“類人腦——30+軸控架構”作為當前機器人實現最高可控自由度的架構,讓移動協作機器人最大程度上實現了人的操作功能;“類人行——微米級多通道智能導航定位”、“類人智——云、邊、端一體化千機調度系統”則賦予了機器人在復雜的環境中找到自己的工作定位,拆解、完成任務需求的功能。

這七大技術標準,讓墨影移動協作機器人具備移動、協作功能,顛覆以往認知,實現了一臺機器人多工位“替人”作業;而極為簡單的示教、部署方式讓解決方案的交付邊際成本為零。這一方面可以讓生產商更加有效地掌握產線產能,滿足柔性需求,實現降本增效;另一方面也削弱墨影科技的后續工作任務量,讓墨影科技有更多余力去專注于智能生產機器人的研發生產工作。

截至目前,墨影科技探索了多個行業的應用,并提供相應的基于移動協作機器人技術的智能柔性產線解決方案。自2020年進入市場以來,墨影科技移動協作機器人已經在3C制造、半導體封裝、CNC機加工、生物醫藥等行業得到應用,成為多家500強企業的優質合作伙伴。

基于“超級新物種”創建全新生產機器人業態

有不少業內人士表示,根據當下傳統機器人行業的技術水平與研發方向,短期內實現機器人完全智能化幾乎不可能。工廠、家庭、酒店餐廳......機器人有太多的應用空間,這也就意味著市場上需要的機器人類型存在太多變化,這顯然對整個機器人研發制造行業來說就是一個巨大挑戰。

“我們目前的核心技術就是研究如何賦予機器人一定的智能性。這里的智能并非指普通人想象中的那種智能,而是指如何讓沒有邏輯判斷能力的機器人具備一定這樣的能力?!睏钜圾Q再次談到。他認為,世界上存在太多的行業,而機器人想要落地應用就必須進行“一對一開發”,但這顯然并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在不斷的思路轉換下,墨影科技決定以智能化的MCR移動協作機器人作為撬點,研究打造一個平臺化的智能系統。

“我們可以把這個平臺型的系統看作是安卓、IOS系統,在這個系統上可以裝不同的APP,換句話說就是配置不同的生產邏輯語言?!痹谶@個系統里,開發人員可以管理、編輯機器人的思維,靈活地配置與生產相關的動作板塊,將本行業的生產邏輯,用該平臺的系統語言表達出來,最終應用到生產流程之中。

墨影科技希望通過這個處于中間的系統平臺,讓第三方的開發人員以及不同形態的機械廠商將各自的需求與產品整合在一起,解決生產問題的同時也可以持續性地推動系統的成長,讓這個平臺更加完善,功能更為齊全。

變革產線智能升級方式帶來的產業鏈生態變化,以及更加開放兼容的研發理念,必定會逐步成為中國機器人智能制造行業未來幾年里的主流。楊一鳴表示:“無論是這個行業、相關投資人還是我們勤奮的研發制造團隊,大家的愿望就是想把機器人做到更好,將中國的智能制造推向更高的位置?!?/span>

如果說技術是墨影科技走向智能生產機器人產業的根本原因,那么對團隊運營能力的強化就成為他們頻頻受到資方關注的另一個重要原因。為了實現企業愿景,墨影科技在堅持技術研發驅動之外,不斷加強運營、管理能力,團隊中不乏超過10年運營經驗的優秀管理者代表。從外部因素上說,資本方對移動機器人的關注較之前幾年也有了不小的進步。在2019年,協作機器人全球出貨量呈現逆勢上漲,同比上升12.5%。備受資本眷顧的墨影科技也在今年7月完成了數千萬元的A輪融資,基本上保持著一年一融資的腳步。

在墨影科技的努力下,MCR移動協作機器人作為“超級新物種”已經在行業中掀起一輪許久未見的創新與顛覆浪潮。作為【真·機器人】的發源地,墨影科技在機器人的歷史發展中標出了新的起點。后續會綻放出何種絢爛多姿和顛覆行業的傳奇之色彩,我們有堅定的理由和十足的信心去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