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移動協作機器人領域的領先技術方案及產品提供商

墨影科技:不做簡單“1+1”,打造“一體化設計”移動協作機器人

文/鎂客網?


在楊一鳴看來,移動協作機器人最是匹配人類工作環境的需求。


鎂客網丨墨影科技:不做簡單“1+1”,打造“一體化設計”移動協作機器人

圖 | 墨影科技創始人兼CEO 楊一鳴



機器人的“天花板”是什么?


現階段而言,可能是人形機器人。


正式創業前的8年間,在英國攻讀機器人與人工智能的楊一鳴,大多時間都在研究大型人形機器人。之后于2019年選擇回國創業。


按照一般邏輯順下來,公司創業方向大概率也是人形機器人,并且已經有投資人向楊一鳴表示愿意給他高估值和資金。


但即便如此,他并沒有依照這個邏輯走下去,轉而以“一體化設計移動協作機器人”為公司主要方向,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墨影科技”。


人形機器人“落地難”,移動協作機器人最匹配人類工作環境


為什么不選擇人形機器人?


楊一鳴的答案也很簡單——沒有太好的落地場景。


不可否認,人形機器人是智能機器人領域的前沿代表,諸如軟銀的Pepper、本田的Asimo,以及波士頓動力的Atlas等等都是這一賽道的典型作品,但在前沿技術的另一端,則是令人頭痛的商業落地問題。


時至今日,Asimo、Pepper已經先后于2018年、2020年被按下終止鍵,至于Atlas,雖然波士頓動力幾經轉手都沒有放棄它,但該項目也還沒有跳出實驗室階段。


顯然,作為一家創業公司,一上來就選擇人形機器人,尤其是大型人形機器人是具備不小挑戰性的。


此外在楊一鳴看來,“真正的機器人,肯定是像人一樣能夠到不同的地方用‘手’去操作設備、做事情,這種機器人才是最匹配人類工作環境需求的,也是真正好落地的?!?/p>

鎂客網丨墨影科技:不做簡單“1+1”,打造“一體化設計”移動協作機器人

在這個考量下,楊一鳴看到了AGV與機械臂產品,但在市場層面,這類產品的門檻并不高,且競爭已經頗為激烈。


所以,“綜合落地應用場景、市場容量以及技術門檻后,我取了一個中間值,它既有明確的落地市場,技術門檻也相對較高,這就有了我們現在正在做的移動協作機器人?!?/p>


遵循“一體化設計”打磨產品,不做簡單的1+1


成立至今,已經2歲多的墨影科技共打造了包括自主移動機器人(AMR)、單臂移動協作機器人和雙臂移動協作機器人三種形態在內的六大系列十余款型號產品。底盤負載300-600kg,機械臂末端可負載3-12kg。


鎂客網丨墨影科技:不做簡單“1+1”,打造“一體化設計”移動協作機器人


其中有一款雙臂移動協作機器人尤其“吸睛”,原本的機械臂部分被設計為人形機器人形態。用楊一鳴的話來說,之所以這樣設計,除了包含對過往大型人形機器人研究項目的“執念”,也是為了更好地呈現出一種人性化感官,進而可以提高對客戶的吸引度。


而在移動協作機器人的設計上,墨影科技采用的是“一體化設計”,這也讓它的產品與其他“復合協作機器人”區別開來。


在AGV與機械臂的結合上,“復合協作機器人”的一般做法是將不同品牌或同品牌的AGV小車與機械臂產品進行“拼湊”。的確,這種做法讓AGV小車與機械臂擁有了更多的功能模塊,但是考慮到內部通訊協議不同等因素,二次開發的難度與成本也因此而提高。


“然而,現階段客戶對智能設備的需求是智能柔性的,最好是更低的時間與人工成本,卻可以更快的部署應用于產線?!?/p>


也正是這種來自客戶群體的需求,讓墨影科技對于推出“一體化設計”移動協作機器人非常有信心,“這是我們有別于其他AGV公司、機械臂公司,或者協作機器人公司的地方?!?/p>


鎂客網丨墨影科技:不做簡單“1+1”,打造“一體化設計”移動協作機器人


相較AGV與機械臂簡單的組合,底盤、機械臂控制器各自分控,再由更高級的控制器進行協作,墨影科技的移動協作機器人可以做到“一個大腦控制手和腳”,真正實現手腳并用。也因此,墨影出貨之后,產品也不需要再做太多的二次開發,在協調性和成本上更具備優勢。


而為了更好地適配需求,墨影還為移動協作機器人產品設計了多個末端夾具。這么一來,當需要接連以不同姿勢抓取不同物體時,它能夠在視覺識別后通過自主更換夾具做到應對自如。

鎂客網丨墨影科技:不做簡單“1+1”,打造“一體化設計”移動協作機器人

同時,墨影科技還自研了機器人管理系統,能夠做到各型號AMR與移動協作機器人的同時管理,避免運行路線的相互干擾等,從而實現效率最大化。


目前,墨影科技已經做到移動底盤重復定位精度最高可至±1mm,機器人系統的抓取重復定位精度最高可達±0.1mm,落地場景主要在3C、半導體封裝、生命科學領域檢測等,前兩個領域主要從事設備的操作、上下料以及物流搬運,最后一個領域主要是進行各種生物和化學實驗,解決招人難、高風險、高知識水平人才從事簡單重復作業的問題。


人機協作“走下高臺”,現在還不到惡性競爭的時候


最早的“人機協作”概念落地在了協作機器人上。


協作機器人并不是一個新品,它最早出現是在2008、2009年,彼時人們對它的期望,或者對它的定義是在協作區域內,可以與人直接進行交互的機器人,這意味著它具備高度安全性,并能夠與人類協同完成某項工作。


但事實證明,“大家發現這種‘人機協作’實在太難了,實際落地也很難?!?/p>


也因此,“時間來到2014年、2015年,大家發現協作機器人其實并沒有以為的那么‘厲害’,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不管是資本關注,還是市場落地,協作機器人進入了一個低谷期?!睏钜圾Q說到。


不過在近兩年,我們也可以明顯感受到,協作機器人正迎來新的爆發期,并開始出現更多相關產品,如移動協作機器人。


從數據來看,在2019年,工業機器人全球銷量同比下滑11.6%,也是自2012年來的首次下滑。但具體到傳統工業機器人和協作機器人,前者全球出貨量同比下滑12.56%,而后者卻呈現逆勢上漲,同比上升12.5%。


緊接著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爆發,難招人、高成本以及繁瑣的防疫管控等問題,都在推動企業接納機器人產品。


與此同時,楊一鳴也指出,“經過初期的失望之后,大家會發現,即便協作機器人、移動協作機器人只有當前的這些功能,但依舊能夠解決產線上的許多問題?!?/p>


鎂客網丨墨影科技:不做簡單“1+1”,打造“一體化設計”移動協作機器人


此時,人們對協作機器人的要求更多傾向于具備安全性、碰到人會自主停下,人也可以拖著機械臂末端進行調校工作等。


用楊一鳴的話來說,相較于最初的定義,眼下協作機器人的定義是“走偏”的。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講,這也可以看作為協作機器人“走下高臺”變得“接地氣”,能夠在3C、半導體等行業場景內高效發揮作用。


目前除了借助渠道商對外推廣產品,墨影科技目前也會與集成商一起做項目。而站在移動協作機器人這一細分賽道看市場,楊一鳴也表示,“還沒有到一個非常惡性競爭的階段,目前還處于大家合力做大市場的狀態?!?/p>


最后


就在今年7月,墨影科技完成了數千萬元的A輪融資,保持著一年一融資的腳步。


此外,墨影科技也是科沃斯蒲公英【X加速計劃】的一員?!綳加速計劃】是科沃斯蒲公英加速器旗下品牌,致力于通過“精準的圈子、實戰的內容、高效的合作”,為行業內的企業及創始人提供用心,專業的加速服務。


截止目前,【X加速計劃】已投資、加速155家機器人、人工智能企業,總估值破700億元,融資金額近90億。依托科沃斯及已加速企業,加速器已建立了完整的機器人、人工智能產業鏈和生態。


至于接下來的計劃,楊一鳴透露稱,公司可能會在今年底或是明年初開啟新一輪融資。而在市場層面,則會基于當前既有市場再對外進行拓展。